穿越小说吧!为您优选史上最牛穿越小说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首页 > 异世重生 > 不游泳的小鱼 > 重生之弃妇归来

第一百四十七章:大结局 作者 / 《不游泳的小鱼》作品集

    “你早就是庸亲王了,等你足够大,就能在宫外建府,成家立室,到时候,比英姐儿好的女孩子多了去,你非要念着英姐儿做什么?辈份血缘都不允许你们在一起。”思婉故意误解七皇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嫂嫂,人家还小,就算建府,也还得两年以上,宫里越来越冷清,我那母妃又是个嘴碎张狂的……”七皇子认真地看着穆清瑶,大眼里浮起一层隐隐的担忧。

    穆清瑶也收起逗他的心,看来,宫里的事情,齐妃娘娘也有所擦觉,怎么传到宫外去的,暂时还不知道,七皇子是在担心齐妃牵扯上,也是给自己备个底。

    “那宣哥儿你打算怎么办?有想法了吗?”穆清瑶问。

    “我娘当年她怀了我时,胎位很不稳,求过菩萨,如果能正常安全生下我,便去慈济寺伴佛三年,我求求嫂嫂,能不能请皇后娘娘开恩……”七皇子边说,漂亮的大眼不时的瞟穆清瑶。

    好个狡猾的七皇子,让齐妃去慈济寺还愿,既可以躲过宫里的一切争斗与纷扰,置身事外,三年后他长大成人,建府立室,便能将齐妃接回来,直接住到他府上去,再也不用回宫了。

    因着已经有嫔妃出宫住到儿子府里的前车之鉴,所以他这个要求也并不为过。

    穆清瑶笑着拧了拧他的耳朵:“可你刚才得罪皇上了,我可不知道,皇上会不会应允呢。”

    七皇子眨巴眨巴眼睛:“说得好象人家不知道,皇上最听嫂的话一样,只要是嫂嫂提出的建议,皇叔父有反对的么?就算有不同意见,有阿离哥哥在,皇叔父反对有效么?”

    这个臭小子,真是个小人精,看着嚣张跋扈,其实比谁都精明细致。

    还很会拿捏别人软肋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为什么要答应你,替你去说请呢?”穆清瑶眨眨眼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七皇子扯着穆清腰的衣角:“因为你是我最漂亮,最可亲,最善良的嫂嫂啊。”

    穆清瑶哈哈大笑:“你这马屁能打一百分,不怕你骄傲,明儿我就替你去说请如何?不过,你得告诉我,谁让你来找父皇闹的。”

    七皇子讪讪笑道:“嫂嫂能不问么?”

    “不问我也猜得到,是果亲王妃对不对?”穆清瑶道。

    “王婶其实也是让我来告诉嫂嫂一声的,有些人要拿逃妃这事做文章,请你尽早防备”七皇子正色道。

    就知道果亲王妃不是那搅事的,她是心正之人,只是有点小私心,其实果亲王并不是没有才能,只是太过胆小谨慎,故意装混了这么多年,他若真肯出来做事,又哪里办不好差的,此事回去跟夜笑离商量商量,朝政上的事,他比自己更了解。

    晋王后来果然让果亲王进了内阁,地位只比当年的裕亲王稍低,裕亲王府全家还是该贬的贬,该进掖庭的进了掖庭,只有英姐儿被齐妃带了慈济寺去了,料她一个小小的女孩儿在慈济寺也作不出什么风浪来。

    夜笑离忙于政事,穆清瑶则忙着红丰神的生意,与北戎的生意做理正火,大锦政局稳定后,容忌就回了北戎,因为生意越做越大,又在北戎皇帝跟前立了几次大功,在朝堂上建立不小的威望。

    加之手中有钱,出手大方,又会拢络人心,很快便建立了不小的势力,有了经济实力,比有军权还要能收获人心。

    以前名不见经传的三皇子反倒成了北戎夺嫡声望最高的一位。

    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,三皇子之所以能如此快掘起,全是因为与大锦太子妃关系密切的缘故,不少人说三道四,容忌也不解释,更不避忌,反而常把自己与穆清瑶相处时的小细节编成小段子当玩笑说出来,虽然都是无伤大雅的,却让人浮想连篇,越发觉得他与穆清瑶之间暖昧不明。

    大锦因晋王登基,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,更是引起穆清瑶的现代治政理念,整治吏治,又大力发展经济,加强与周边各国的通商,晋王又是沙场名将,自然也重视军事,很快大锦便由弱变强起来,周边过去虎视耽耽窥视大锦的国家,都开始观望起来,暂时息了那兵戈抢掠的心思。

    容忌故意制造出来的暖昧,让人以为他得到了大锦的支持,背靠大锦这颗大树,又加大了他夺嫡的筹码。

    放下容忌这边不谈,言若鸿身体恢复后,便赖在晋王府里住着不肯回南楚,南楚官员几番过来请他,这位爷就是不肯回去,当初拼死拼活抢来的帝位,在他眼里就是个捆绑他的累赘,南楚官员来了,他不是躲着不见,就是继续装病。

    官员急了,差点哭晕在乾清宫里。

    皇帝没法子了,又不好赶言若鸿走,毕竟人家救过自己的儿媳,可堂堂一国之君总赖在大锦不回国也不是个事啊,只好下道旨意,令太子解决此事。

    夜笑离这会子正坐在言若鸿的房间里,俊眉微蹙,言皇帝却悠哉游哉地画着穿外开得正妍的绣球花。

    夜笑离也不着急,自顾自地沏茶喝茶,拿了本书在手里看,不时有属下送来奏报,他便在言皇屋里批示。

    一来好几天都是这样,言若鸿出去,他也跟着出去,言若鸿休息,他也就往言若鸿床上一挤。

    小时候两人也没少同床共枕,但现在都大了,原本他天天陪着,既不上朝也不回自个的院子就惹来不少嫌话,再来个同床共枕,饶是言若鸿脸皮厚,也受不住了

    鸿脸皮厚,也受不住了,怒道:“阿离,你天天住我这里算什么?你就不怕阿瑶吃醋?”

    “吃醋也没办法,我想好了,你既然如此割舍不下我们夫妻,

    那也不能让你一直这么磋砣着,孤单着,干脆,咱们就成为一家人吧。”夜笑离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言若鸿桃花眼一闪,冷冷道:“你胡说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阿鸿,我是说真的,咱们之间,是生死兄弟,你对我的感情,我心里也清楚,既然你放不下我,阿瑶她也不反对,我便豁出去了,就算全天下人要拿涶沫淹死我,我也在所不惜,只要阿鸿你肯,我便立即下聘书,娶你为男妃如何?”夜笑离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言若鸿顿时脸一黑,他这辈子最恨人说他男生女相,这话若是出自他人之口,还是当着面的,他立马就能打碎那人一口牙。

    蹭地站起来就往外走:“我知道,你是嫌我在你家住久了,厌烦了是吧,夜笑离,你要赶我走,直说就是,用得着这样埋汰我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有埋汰你,刚才说错了,不是我娶你,是我娘子娶你,我知道你喜欢她,心里只有她也放不下她,那干脆,我大方点,咱们二男共侍一女行不?反正你我是好兄弟,我的妻子给你分享一下也没差。”

    夜笑离话还未说完,言若鸿立即返身,对着他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“夜笑离,你埋汰我就算了,竟然敢轻辱她,你还是不是人啊。”言若鸿气得俊脸发青,桃花眼里全是怒火。

    “轻辱她?你在乎?阿鸿,我有时候很怀疑,你是真的很在意阿瑶还是太在意你自己的初恋感情。”夜笑离一把捉住言若鸿的手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言若鸿语结,兄弟妻,他不应该窥觑,就算夜笑离要埋汰,要赶他走,都是理所当然的,他不会怨怼,但是,他不能怀疑自己对穆清瑶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阿鸿,你喜欢阿瑶,我从没有怨恨也没有生气,我选的妻有人喜欢,说明我夜笑离眼光好,也更说明你我兄弟这么多年的默契一直都在,连喜欢人的口味和眼光都一样,但是,你当着那么多官员的面舍身救阿瑶,又当面表白自己的感情,我知道,你以为,你会没命,埋在心底的感情不说出来会终身遗憾,所以,我也没有怪你,反而为你的真情而感动,但是,你没死啊,却总住在我家里,你让别人怎么看阿瑶?

    外间不是传我与你有断袖之嫌,就是说阿瑶一女侍二夫,你现在这样,是对阿瑶好,还是想毁她的声誉?”夜笑离道。

    言若鸿被骂得目瞪口呆状若木鸡。

    他其实并没有存太大的奢望,也知道,阿瑶不可能和阿离分开,他只是想在大锦多呆点时间,能多看阿瑶一天算一天,他也不是不想回南楚,可是,更知道,他一走,阿离和阿瑶两个就要去北辽了,比起大锦来,北辽离南楚更远,相隔万里,从此相见遥遥无期,他不舍,他不愿。

    明知道自己在任性,在胡闹,可他总想着,人的一生能有几次任性胡闹的机会?尤其是已经成年,更成为了南楚的帝王,以后再想任性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阿离的话象一盆冰水浇醒了言若鸿,也让他既心痛,又自愧。

    有的人,迟了一步,便遗憾终身,再不舍,再不愿,还是要离别,此去关山万里,再见可能会是两鬓斑白之时,而她,会为阿离生儿育女,他也会有自己的妻,会成家立室,相见时,除了一声好,不知道还能再叙什么。

    眼泪,自漂亮多情的桃花眼里弥漫,言若鸿不是爱哭的人,但是,此生只爱了这么一回,用情之深,连他自己也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唇角勾起一抹落寞的浅笑,言若鸿拼命把眼泪逼了回去,转身,头也不回地朝外走。

    夜笑离拦住他,张开双臂拥抱住自己最好的兄弟:“阿鸿,我会带着阿瑶和孩子去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话算话!”言若鸿捶了夜笑离一拳道。

    “嗯,说话算话,阿瑶在前院等你,她还有话跟你说。”夜笑离道。

    言若鸿苦笑:“不了,我从后门走了,你告诉阿瑶,如果她过得不好,她的相公欺负了她,就让她来南楚找我,南楚皇宫的大门永远为她开着。”

    夜笑离笑道:“好,我一定把你的话带到,不过,我永远不会给她不幸福的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。”说话间,言若鸿已然纵身跃起,就象他无数次突然出现在穆清瑶面前一样,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夜笑离目送言若鸿离开,身后,穆清瑶流着泪悄悄走了出来,默默地伏进夜笑离怀里。

    夜笑离轻轻抚着她的秀发:“你还哭,也不怕我吃醋。”

    “人都被你赶走了,你还好意思吃醋?”穆清瑶娇嗔道。

    “舍不得么?舍不得的话,我让阿离又回来就是。”夜笑离拧了拧她小巧的鼻间道。

    “是舍不得,也不知这一别,何时还能再见,相公,难道你就舍得?”穆清瑶道。

    “再舍不得,岳母大人都要来打你屁股了,狼司库的人明显是二公主派来的,几次三番谋害你,岳母这口气也忍了太久,是时候回去讨回公道了。”夜笑离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相公,你真的决定要跟我去大辽?”穆清瑶皱眉问,虽然皇帝没有明白,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她哪有听不出来的,不愿意她随穆夫人回北辽,更怕她拐走了夜笑离。

    离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才跟阿鸿分离,你又想跟我分别吗?还是你想在北辽再惹惹北辽南院大王的儿子?”夜笑离咬牙切齿发捏着穆清瑶如元宝的耳垂道。

    穆清瑶最怕他搓柔耳垂,那是她的敏感之处,这家伙总是喜欢在大白天里,大庭广众之下做亲昵又暖昧的动作,还最熟悉她身体里的每一个敏感所在,总是不经意就能让她情动,面红耳赤,眼若春水。

    “别闹,我自是巴不得你跟我一起去啊,北辽是我的世仇,我那姨妈可没少给我下暗刀子,再不理她,当我怕她了。”穆清瑶娇嗔地将夜笑离的手拍下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父皇和母后,父皇正值壮年,就想把朝政都扔给我,自己和母后两个逍遥自在,想都别想。”夜笑离嘟嚷道。

    穆清瑶怔住,愕然问道:“你说父皇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不想当皇帝,若不是你逼迫,他才不想回京城呢,还好还知道这些年愧待了母后,再脱身时,还知道带着母后一起走,可就是心里没我这个儿。”夜笑离忿忿不平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快溜吧,免得父皇又拿一大堆子政事拖住你,我娘可真是再不能耽搁了,听说我那老外公已经开始卧榻不起了,半个月都没有出过寝宫的门,北辽二公主是天天守在宫里头,戒备森严,只等着我娘回去自投罗网呢,保不齐,矫诏都下来了,这可是娘一辈子的念想,决不能让二公主得逞。”穆清瑶道。

    “好,要不,咱们现在就走?”夜笑离调皮的眨了眨眼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现在就走。”穆清瑶兴奋起来,“先发个讯息给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就是不能让岳母知道,岳母一动身,父皇肯定会派人盯着,到时候就走不成了。”夜笑离道。

    两人连衣服也没收拾,反正自大锦到北辽,一路上,都有红丰祥的分店,缺什么红丰祥都能备齐。

    正好是上午,穆清瑶和夜笑离一身素衣简从,双双骑马出了北城,一路上,并没有遇到多少阻碍,穆清瑶是既兴奋,又紧张,象是又回到了前世做杀手时期,感觉了熟悉的刺激与疯狂。

    到了十里长亭处,穆清瑶突然伤感了起来,骑马向另一条小路奔去,贺相的坟,孤零零地坐落在离十里长亭不到半里的小山坡上,当初贺相临终前夜,曾对贺三公子有交待,如果身死,便将他埋葬在穆夫人回辽的路边,他此生无法送她回辽,更无法帮她完成未竞的事业,但是,能看着她上路,也是能稍稍心安。

    坟前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草,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小花,穆清瑶看着眼熟,记得这些花好象正是贺相曾经住过的山坳小溪边长着的,紫色的四叶花,散落在青青绿草丛里,显得格外娇美素雅,是娘来种下的么?

    这种小花,在别处没有见过,只在那小山坳里才有。

    穆清瑶的心,一阵抽痛,娘还是没法忘记贺相啊。

    象贺相这样的人,一生功过事非难以评说,但无论如何,他的爱,深沉激烈,对子女的爱更是无私宽容,穆清瑶恨,恨没有早点知道真相,恨与他相处的时间太短,还没来得及孝顺他一天,哪怕是那声爹,他也应得畏畏缩缩,什么都替她着想,却把自己的身死置之度外,为了她的名声与将来,宁愿上断头台。

    只愿,来生还与他继续父女子缘,来生再做他的女儿,让他宠,让他纵容,让她也做一回贺雪落,娇纵任性,潇洒姿意地长大。

    跪在坟前,穆清瑶哭得泣不成声,身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:“天色不早了,赶到下一个庄子,还有几十里路,启程吧娘子。”夜笑离扶起她来,细心地替她擦着眼泪:“别哭了,看见你哭,贺相又要心疼了。”

    穆清瑶被夜笑离拖着,一步三回头,如果贺相在,他应该会放下大锦的一切,跟随穆夫人一道去北辽吧,他曾经答应过穆夫人,做她的佞臣,音言犹在,却是阴阳两隔,不知娘亲明天从此经过时,会不会又要哭断肝肠。

    在马上,一路不紧不紧,夜笑离知道穆清瑶心情不好,由着她发着呆,但出了十里亭没多久,便有人追了上来,夜笑离回头一看,顿时皱了眉。

    来人并不多,一骑在先,身后跟着四五个随从,虽看不清他的长相,但那刺目的藏青色袍子,却是大锦皇室特有的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被父皇发现了?

    “娘子,有人追来了,怎么办?”正好借此转移穆清瑶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穆清瑶怔了怔,回头看去,却愕然道:“怎么会是七皇子?”

    “不对,后面还跟着一辆马车,七皇子还带着女眷来了?相公,要不我们先避一避,保不齐并不是冲咱们来的。”穆清瑶道。

    夜笑离也正有此意,两人策马正要离开,七皇子已然大声喊道:“阿离哥,嫂嫂,你们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夜笑离皱眉,既然七皇子都识破了他们的行藏,父皇还有不晓得的?

    七皇子策马走近了,一个翻身跃下马,小小的少年个头窜得很快,与马头一样高了。

    “皇兄,嫂嫂,你们走,也带上小弟吧。”七皇子小大人似的一抬手,向夜笑离和穆清瑶拱了拱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去郊外走走,你跟着算几个意思?”穆清瑶道。

    七皇子漆黑的大眼狡黠地眨巴着:“嫂嫂,别把我当小孩子了,我知道你是要去北辽,

    要去北辽,告诉你们,我在你们府里安了探子,你们有风吹草动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夜笑离抬手就要打,七皇子吓得立即抱住头道:“没有啦,我吹牛的,谁敢在堂堂太子府安插探子啊,我就是知道你们要去北辽了,就派人在北城门口盯着,只要是你们夫妻双双出城,就让人来禀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们是要去北辽,也不会带着你,你可是大锦的王爷,跟着我们算什么啊。”穆清瑶道。

    “嫂嫂,当你是可怜可怜我这个弟弟吧,我打小爹就没正眼瞧过,娘又是个不省心的,只知道与人攀比权势富贵,就是在慈济寺也不肯消停,皇兄和嫂嫂在宫里还好点,会照看小弟一二,你们这一走,小弟就只顶着一个亲王帽子,就算被个小太监欺负了,也是不敢声张的,你们就忍心丢下我孤零零一个人么?”

    七皇子说得声情并茂,好象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,其实以他的性子,别说太监了,就是别的皇子公主也不敢随意欺负他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话也有些道理,他素来是不受重视的皇子,皇宫里原就是捧高踩底的,先皇驾崩后,他们这些未成年的皇子更不得用,无所事事,碌碌无为,七皇子虽然看着性子暴戾,实则也是为了自保和保护齐妃那个没用的母亲而不得已的。

    这孩子是个有想法的,肯定不愿意就此碌碌下去,跟着夜笑离和穆清瑶去北辽,如果能得用,说不定就能立下点小功劳,最重要的是,夜笑离是大锦的皇储,他的地位无人替代,现在就跟在他们夫妻的身边,就不止是套近乎这点子事了,学东西是一方便,更是为将来打好基础。

    穆清瑶看了夜笑离一眼,皇家子孙的心思,他比自己最清楚,更了解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要跟着可以,得约法三章。”夜笑离并没有多想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七皇子大喜:“只要阿离哥哥肯让小弟跟着,莫说三章,十章都行。”少年一笑起来,就露出两个小虎牙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一路上,夜笑离跟七皇子约法三章,规定他不许做什么,该做什么,七皇子在夜笑离面前特别老实,涎着脸央求他教自己使毒,夜笑离却只肯教他行医。

    后来穆清瑶问他为何轻易就答应让七皇子跟着,夜笑离道:“一个有孝心的孩子,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,咱们带着,还能扶他走正路,将来也会是个好帮手。”

    穆清瑶一想也是,再一问后面马车里的人,让她大吃一惊,竟然是裕亲王府的嫡长孙女,七皇子竟然将她从慈济寺给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孩子也就比七皇子小一岁,确实长得亭亭玉立,举止端庄大方,眉眼间含着淡淡的悲伤与忧郁,却并无恨戾之色。

    是个眼神很正的女子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吧,来都来了,咱们若是连个小女孩都怕,裕亲王地下有知,只怕会笑醒。”夜笑离不以为然道。

    可是,七皇子莫非真对她有感情?

    少年的初恋最是冲动,有时会不顾一切也要达到目地,但愿他长大一些,成熟一些后,会理性对待吧。

    赶到红丰神的分店时,天色已暗,穆清瑶腰都快断了,骑马比坐马车快很多,却了累很多。

    掌柜的得知太子和太子妃前来,早早地迎在门外了,吃过晚饭后,伙计带着夜笑离与穆清瑶去客房,这是间二进的院子,二院里,四周都是客房,穆清瑶发现,有几间客房里亮着灯,不由皱了皱眉,自己和夜笑离是私自溜出来的,此行要保密又保密,掌柜怎么还会留别的客人在府里住呢?

    正要发火,一间客房门打开,穆夫人率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穆清瑶愕然:“娘,你怎么先我一步来了?”

    穆夫人满脸是笑,眉宇间看不出有悲伤的痕迹,笑容甜美似初恋少女一般。

    “可不止我先你们一步了,阿瑶,看看还有谁来了?”说着,穆夫人侧身。

    月白身的儒衫出露了角,出现在穆清瑶的眼前,她的呼吸骤然紧张起来,怔怔地看着那个人,眼睛一瞬不瞬,但那人将脸全都露出时,她的眼泪顿时喷涌而出,飞奔过去,扑进那个的怀里:“爹,你……你真的没死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此文暂时写完,有没交待清楚的,会在尾声和番外里交待。
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
《重生之弃妇归来》阅读提示:

①本站已开通手机(m.chuanyue8.net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重生之弃妇归来》最新情节!
②精彩小说《重生之弃妇归来》连载于穿越小说吧,更多关于《重生之弃妇归来》内容, 请关注看穿越小说吧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重生之弃妇归来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重生之弃妇归来》(作者:不游泳的小鱼)及有关此小说《重生之弃妇归来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。